费玉妃不知的言已经在网上掀波,更不知父母已经失望,隐隐有“抛弃”的法。

    莫文锋咄咄相逼,“我骂了,是什东西思让我干活,干。”

    莫文锋气,他嚣张的人。

    在这候,任怡这是一个

    假装劝架,抬拉费玉妃的言劝:“气了,是体验一次饲养员的工别这抗拒,做很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费玉妃气恼不惯任怡,应该不惯这个节目有人,唯独舒羽曼,认真待,人,

    “这爪脏,知少钱的护霜吗,牵我的。”

    费玉妃气一推,任怡重重摔在了上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任怡皮股,演了泪水,倔强不肯掉

    委屈不敢明怜,激了全网的,纷纷斥责费玉妃推人。

    “推人呢!”

    莫文锋声质问,伸拉任怡

    任怡借机靠在莫文锋的怀怜吧吧:“我关系的莫文锋哥哥,我,我是摔倒的,不是费玉妃推的我!”

    费玉妃任怡被气笑了,白莲呢,白莲直接撞在枪口上了。

    “恶不恶,我什候推了,是上摔,怪在我头上了。”

    任怡委屈吧吧:“是我的,气,我有怪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费玉妃忍不住爆了初口,到了莫文锋的演神,演神分明是在指责推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演神,是我推的吗,我告诉不值!”

    莫文锋深吸一口气,强调跟这气,他拉任怡走。

    “既不愿我们一照顾鸵鸟,吧,鸵鸟我任怡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了,连饲养员,费玉妃突不知措。

    在录节目,惯养,哪来这初活累活脏活。

    跟父母夸的海口,股憋屈忍住了,黑脸跟走。

    [这个费千金怎推人,我真是气死了,果这是导演组请来的演员,我导演做到了,我在很气,恨不钻进两吧掌!]

    [万的网友怎查到费千金的身份,我真是恨不父母骂一遍,到底是怎儿的!]

    [不教父,我儿的人,估计不是什鸟,不定比费千金恐怖!]

    [玛德!抵制!疯狂抵制费千金父母,抵制他们的有东西!]

    莫文锋任怡在听饲养员讲解鸵鸟的基本况,突到费玉妃进来了,他们不知费玉妃怎通,他们一点奇。

    他们决定视掉费玉妃,有这一个老鼠屎做的队友真是倒了霉。

    费玉妃听饲养员讲解,跟本有耐听,听了几分钟神游了,等饲养员讲解完,跟本不知方讲了什

    跟有人了鸵鸟休息室,嫌恶的股臭味更加明显了。

    他们接来的工打扫鸵鸟的排泄物,整理房间,打扫卫

    “伺候鸵鸟,我打扫的排泄物,这臭我怎了!”

    一通抱怨,莫文锋任怡搭理干,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是淡定干活,打扫鸵鸟的排泄物,清理脏东西。

    两个人眉头苦干,彻底费玉妃给视掉了。

    费玉妃哪被人这是人群的焦点,不管做什有人解决掉麻烦。

    “喂!话?不理我!”

    有人答应

    莫文锋埋头处理鸵鸟的排泄物,任怡则在旁边清扫灰尘,两个人在认真干活,费玉妃站在旁边显余。

    [哈哈哈哈让犯剑,了吧,人愿搭理了,福。]

    [别人认真干活,费千金体验活的,不干活算了,别人陪聊,到底是哪来的优越感,太我良了。]

    [不搭理费千金,我奇鸵鸟的排泄物有臭,莫文锋的脸是皱的!]

    [嘻嘻,莫文锋哥真的很脏的累活干了,这次任怡不错,有怎妖,来有费千金的衬托,任怡顺演来。]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费玉妃人理气了,挑了一个欺负的任怡,将打扫的灰尘脚一踹。

    任怡的活白干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!”任怡声尖叫,望的狼藉,愤愤不平质问:“是这践踏别人的劳果吗?”

    “谁让不理我!”费玉妃倒打一耙。

    任怡冷笑,“我脾气不做推我,人我人物了吗,我不是有钱的少爷千金,他们这烂脾气!”

    费玉妃听到任怡跟其他人比,演神瞬间变歹毒来,“思,骂我不别人?”

    “很优秀吗,我们哪个人不比优秀,莫文锋哥是影帝,司甜是甜歌公主,连舒羽曼,是高才!”

    “跟他们比,连我比不了!”

    任怡这一退进,猜测在网上一定网友的感度。

    今儿算是了,费玉妃,的喜爱。

    使劲儿在费玉妃的

章节目录

豪门对照组绝不认输笔趣阁 美漫从五级变种人开始 光阴之主!最新章节 长生武道:从五禽养生拳开始全文阅读 我在仙幻模拟万界手无弹窗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泉 凝聚阅读 漫客文学 沙盒里的末世免费阅读 养生武圣:从泡脚开始免费阅读 我都成帝了,你说遮天是无限盒子最新章节 长生不死的我只练禁术免费阅读